他一瞬不瞬的凝着身下的她被她小手捂住的嘴在

分享到:
乔羽欣语塞,心里幸福又不服气,盯着他一动不动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唇角一抿,眉目一跳,笑的很是邪肆。
 
    她想到用什么办法制服他了,不过需要她做出一点儿小牺牲,哈哈,不过没关系,她愿意。
 
    乔羽欣悄悄地靠近他,开始还不敢太大胆,小手在他健硕的肩膀上像是弹钢琴一样的跳跃着,声音小小的,“老公……”
 
    韩志诚紧拧着眉心,嗓音暗哑,“别闹,睡觉。”
 
    乔羽欣决不罢休,他不让闹,她偏要闹,就和他唱反调,看他还能佯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睡觉。
 
    从背后搂着他,感觉到他精壮的腰一怔,她说,“老公,我睡不着。”
 
    “……”她这是在煽风点火,他要是再不做点儿什么,她是绝对不可能安生,指不定今晚谁都别想睡。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转身,身体一跃,双臂撑在乔羽欣的身侧,已经属于上方位置的韩志诚俯身凝着她,“这是你自找的。”
 
    乔羽欣都还没说话呢,他就准备吻她的唇,不过及时被她拦住,她两只小手,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巴,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传说中的双重保护。
 
    支吾的声音从她的指缝里模糊的传出来,“不行,先说你爱我。”
 
    韩志诚无语,她今晚是被那三个字下了降头吧,他耐心的和她说,“乔羽欣,男人这个时候对你说那三个字,你觉得可信吗?”
 
    乔羽欣想了想,如果简单分析,可能不信,但关键是,他就连这个时候都没和她说过啊。
 
    她固执的说,“你什么时候说,我都信。”
 
    韩志诚看着她,心里对她多了几分心疼,其实从一开始,她决定把自己给他,决定和他结婚的时候,那个时候,她的爱就是如此的固执,倔强。
 
    他想,那个时候的乔羽欣,一心只为爱,她一定是以为,得到了他,比拥有全世界都值得。
 
    只是,他让她从失望变成绝望,让她不敢继续爱,不再继续爱。
 
    却不知道,自己从很早以前开始,心里就有个乔羽欣的存在,只是那个时候,他不懂,不知道那其实早已是爱。
 
    如果不爱,就算当初她再怎么逼他,他也不会娶她的吧。
 
    他一瞬不瞬的凝着身下的她,被她小手捂住的嘴在她手心里轻轻的亲了一下,吓得她赶紧的收回手,惊慌失措的看着他,“韩志诚,你这样是不对的。”
 
    韩志诚好看的唇一抿,低头,在她额头先是亲了一下,恣意的问,“那这样呢?”
 
    其实乔羽欣是经不起他这样逗的,小脸绯红,双手扣在他结实的肩膀,想要将他推开,“今晚暂时放过你,我要睡觉。”
 
    韩志诚轻笑,磁哑的嗓音在她耳边暧,昧的蔓延,“可我没说要放过你啊。”
 
    他说不放过,那肯定是不会放过,乔羽欣是根本无法阻止的了他的,结婚五年多,她从来就没反抗成功过,包括今晚。
 
    “韩志诚,你是坏人。”她小手握拳,仿若无骨的捶打在他的后背上。
 
    他低头,唇瓣轻触在她敏感的耳垂,“叫老公。”
 
    乔羽欣表示现在她不愿意,被他占了便宜,也没换他一句我爱你,现在他还反过来要求她,没门。
 
    紧咬着唇,倔强的不肯松口。
 
    韩志诚不气不恼,特坏的在她肩上咬了一口,“乔羽欣你知道吗?你已经多欠了我一次,是必须用全部余生来还的。”
 
    乔羽欣只感觉肩膀有点儿疼,他咬的真重,一点儿都不心疼她,没多想的只顾着和他置气,“那我要是有活个三生三世的能力,那我还得还你三生三世啊。”
 
    韩志诚抿嘴微微一笑,说实话,今晚,他笑的次数,比在过去五年多的婚姻里,笑的都要多,每一次她想放弃的时候,能想到他笑的样子,都还是在大学里,他还是影子男朋友时的样子,那个时候他还特别爱笑。
 
    就因为被她逼着娶了她,他就再也没笑过,只不过今晚,他笑了,真好看。
 
    韩志诚说,“不用,你还我今生今世就够了,以后无论我们还会轮回几生几世,都有我来还你。”
 
    就算他只是这么说,乔羽欣也好感动的,鼻子都酸了,“你又不欠我什么,不用还。”
 

欢迎转载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 » 他一瞬不瞬的凝着身下的她被她小手捂住的嘴在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