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是很好的给苏锐提供了洗-钱的平台如今各方在

分享到:
因为这个女人此时心中想的竟然是那天苏锐在衣帽间中撕开自己衬衫的情形!
 
    “真是要死了。”苏炽烟心中暗暗说道,她忽然感觉到脑袋发热,这种时候,怎么可以想起那些事情呢?
 
    “我想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苏锐的手依旧放在苏炽烟的肩膀上。
 
    他忽然想起苏无限曾经在秦悦然的订婚宴上邀请自己去君廷湖畔作客的情形……貌似自己还从来没去过呢。
 
    “嗯。”
 
    苏炽烟轻轻的点了点头,貌似严格的从辈分上来讲,苏锐可是自己的小叔!也是齐占吉的舅舅!
 
    “请你帮我转达给苏无限一句话,就说我最近准备去君廷湖畔看看他的大别墅。”
 
    苏锐说完,再次拍了拍苏炽烟的肩膀,转身离开,甚至都没有看地上的齐占吉一眼!
 
    看着苏锐的背影,脑海之中回荡着他刚才说的话,苏炽烟尽管已经努力保持着镇定,但还是差点摔倒!
 
    什么时候去君廷湖畔做客不好?偏偏挑这个时候?
 
    你把齐占吉打成这么个模样,然后再跑到首都和苏无限吃个饭,这明摆着是要祸水东引!
 
    拜托,这目的性也实在是太明显了吧!做人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赤-裸-裸?
 
    “不要脸。”
 
    不知道为什么,从来不说脏话的苏炽烟竟然说出了这三个字。
 
    话一出口,她自己便无奈的笑了起来。
 
    转过脸,看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齐占吉,苏炽烟脸上的笑容瞬间变冷。
 
    她拿出手机,说道:“哈龙,你进来吧。”
 
    十秒钟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打开门走进来,他看起来至少得有一米九的个头,浑身的肌肉线条流畅,虽然身高臂长,但是下盘极稳,走起路来几乎没有声音,一看就是属于那种近身格斗水平超强的家伙!
 
    “看到苏锐了吗?”苏炽烟问道。
 
    “他很强。”这个叫哈龙的高大男人声音低沉的说道,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战意。
 
    “有多强?”哈龙的回答在苏炽烟的意料之中,但是能够让这个男人称赞为“很强”,已经足够说明苏锐的实力了。
 
    “我不知道。”哈龙实话实说:“只有打过才知道。”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眼中的战意越发昂扬,习武之人就是这样,越是遇到强者,越是能够激发心中的斗志。
 
    可是见到这个情景,苏炽烟却摇了摇头:“现在看来,你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为什么会下此结论,没有打过,又怎么能知道?”哈龙似乎有些不服气。
 
    “在个人的武力值上,或许你们是不想上下的,可是你要知道,你擅长个人武力,近身搏斗是你的长项,而在苏锐那边,近身或许恰恰是他最弱的环节。”
 
    苏炽烟若有所思的分析道,在等待救护车到来的过程中,她根本懒得看齐占吉一眼!
 
    “近身是他最弱的环节?这怎么可能?”
 
    哈龙知道,自己也算是顶尖高手了,根本看不透苏锐的深浅,说明对方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一定的地步,可是苏炽烟竟然说对方最弱的环节是近身!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他是华夏的顶尖特种兵出身,曾经带领着不被别人承认的华夏特种部队,在精英荟萃的国际特种部队大赛上大放光彩,甚至一举夺得总分第一名,哈龙,你见过哪个特种兵是以近身格斗而扬名的?”
 
    此言一出,哈龙顿时不讲话了,他最擅长的是近身,而苏锐在擅长近身的同时,还精通许多方面,这要怎么打?欺负人不是?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哈龙叹了一口气,眼中的昂扬战意逐渐消退。
 
    “既然他已经找上了我们,那我们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件事情流传开去。”
 
    想着苏锐放言“几天之后去君廷湖畔看看苏无限的大别墅”,苏炽烟就感觉到一阵头疼,他闯下的祸事,却不得不由自己来给他擦屁股,连说理都找不到地方!
 
    如果这次不帮苏锐的话,后者一定会去君廷湖畔“联络感情”,到那个时候,苏无限和四姑可就要出现极深的裂隙,这可不是苏炽烟愿意看到的局面!
 
    因此,于情于理,她都必须咬着牙帮苏锐这一次!
 
    “小姐,我们要怎么办?”
 
    “很简单,关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可以有任何的消息从这个包厢之中流传出去。”看着犹如狼藉般的房间,苏炽烟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冷芒。
 
    上位者,有些时候就要不择手段,苏炽烟不可能把这些人全部杀掉,但是,要是让他们紧紧闭上嘴,她至少有一千种方法!
 
    “明明是他犯下的错,我们就这样替他摆平了?”哈龙似乎有些不甘心。
 
    “我要纠正一下你话语中的错误。”
 
    苏炽烟望着满身鲜血的齐占吉说道:“第一,在这件事情上,苏锐并没有错;第二,为了避免苏家出现更坏的局面,我们必须要主动站出来结束这件事情,是我们来摆平,而不是替他摆平。”
 
    哈龙似懂非懂。
 
    “我一会儿会亲自给四姑打个电话,就说齐占吉要在我这里过上两个月,我要帮助他自主创业。”说到这儿,苏炽烟不禁摇了摇头:“从小到大,四姑对我的话从来都是深信不疑,可惜这一次要辜负她对我的信任了。”
 
    …………
 
    等到苏锐带着兰朵儿和海瑟薇走出包厢,那些站在门口的保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能够获得兰朵儿的如此青睐?
 
    在那些保镖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之中,苏锐带着两个风格迥异的极品女人回到了房间,给她们各自冲泡了一杯茶,再次说道:“关于今天的事情,我还是要说一句抱歉,真的是太丢脸了。”
 
    在苏锐看来,齐占吉这些人和自己一样,都拥有着华夏国籍,他们做出如此行径,就是丢华夏人的脸!
 
    看着苏锐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兰朵儿的眼眸之中释放出淡淡的华彩,五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个男人依旧没怎么变样,还是如当初那般,浑身上下都绽放着让人心醉神迷的光芒。
 
    就在此时,一直定睛看着苏锐的海瑟薇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说道:“我知道你是谁了!”http://piaotian.net
 
 第485章 天使同志!
 
    苏锐倒是被海瑟薇的声音给吓了一跳,他确实不记得自己曾见到过这个女人。
 
    这样的劲爆身材,自己如果见了一面,不可能记不住的。
 
    “我是特里斯的姐姐,我在他的家里看到过你的照片。”海瑟薇似乎有些激动:“你就是纽约火蓝队的幕后老板,是不是?”
 
    特里斯,是美国职业男篮去年的最佳新秀,也是目前联盟里呼声最高的“最有价值球员”候选人,才进入联盟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展现出了一个巨星的潜力。
 
    本来他在选秀的时候只是排名第二十八顺位,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位置,火蓝队慧眼独具,挑中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黑小子,只是一年的时间就已经大放光彩。
 
    回想当初苏锐刚进入必康的时候,就是因为在上班的时间看特里斯的比赛视频,才和殷秀美发生了冲突,把后者用电棍搞的死去活来,颜面尽失。
 
    而火蓝队最近的战绩也十分不错,在完成收购的这几年来,从垫底的球队逐渐成长为联盟前五的存在,甚至去年打进了东部决赛,但是,火蓝队的幕后老板却一直都没有露面,球迷们对其猜测颇多,但一直都没什么结果。
 
    没想到,苏锐的照片却被特里斯那混蛋挂在了墙上!
 
    事实上,苏锐之所以买下这支nba球队,并不是他闲的蛋疼想要玩篮球,虽然他很热爱这项运动,但买下球队的最主要原因还是为了——洗……钱!
 
    毕竟太阳神殿也不是什么阳光下的势力,虽然这些年在通过别的渠道不断涉足正面产业,但是有些来钱快的事情还是不得不做的,这是传统,就像李阳一样,想要完全洗白,不仅需要面对巨大的阻力,还得付出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行。
 
    而nba的这一支球队,则是很好的给苏锐提供了洗-钱的平台,如今各方在体育上面的投资已经越来越大,而这两年来,随着球队战绩的提高,曾经的投入已经获得了相当丰厚的盈利,苏锐已经摩拳擦掌的在想着是不是该准备去欧洲五大联赛收购一支足球队了。
 
    “特里斯是黑人,你是他的姐姐,怎么皮肤那么白?”苏锐并没有正面回答海瑟薇,但这话无疑已经承认了他的身份!
 
    听到苏锐这样说,海瑟薇的眼睛之中涌现出激动之色:“我父亲是黑人,母亲是白人,因此我们两个肤色有些不太一样。”
 
    紧接着,她已经冲上来,给了苏锐一个紧紧的拥抱!
 
    海瑟薇的身材实在是太过劲爆,甚至已经火爆到了有点夸张的程度,被这样的女人紧紧抱着,苏锐感觉到胸膛之上传来了强烈的挤压感,这种感觉甚至都让他有些窒息了!
 
    被美女这样抱着很幸福吗?
 
    不,现在的苏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完全顾不得去享受那种极致的挤压感觉,浑身僵硬,看着一旁的唐妮兰朵儿,有些不知所措。
 
    兰朵儿同样不知道海瑟薇为什么会忽然做出这样的举动来,不过她看到苏锐的窘迫样子,联想到刚才还威风凛凛的教训别人,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女神这一笑,简直犹如春风拂面,让整个房间里都春意盎然起来。
 
    海瑟薇紧紧抱着苏锐,眸光之中满是激动的神色:“你不仅救了我,更挽救了特里斯,如果没有你,他绝对不会取得今天的成就!你是我们全家的拯救者!”
 
    “说的好像很在理。”苏锐点了点头,然后很不要脸的张开双臂,把那火爆的身躯揽在怀中:“那我可就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个拥抱了。”
 
    话说回来,他确实算得上是海瑟薇一家的恩人,这不仅仅是指苏锐今天救了这个女人,更是因为他在四年多以前拯救了特里斯,让这个混迹街头打野球的混小子迷途知返,否则他可能已经在监狱之中度过余生了。
 

欢迎转载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 » 则是很好的给苏锐提供了洗-钱的平台如今各方在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